1956-06-22 高逸鴻畫展小言

【傅狷夫】
吾杭西冷書畫社有二難,曰逸鴻,曰俠塵。憶某次雅集,二人伏地合作丈幅雙虎,各據一方,同時落筆,頃刻告成,觀者團聚,莫不橋舌屏息。時二君皆年少,豈僅旁若無人,直可謂有氣吞河嶽之概。自潛師歸道山,社既停辦,同道亦星散,忽忽二十餘年中,戰亂頻仍,播遷靡定,都已消息無聞。惟余與逸鴻,抗戰時同客蜀中,勝利後同寓滬上,今復同來寶島,仍得商略藝事,探詩無間?誠有夙緣也。

逸鴻來台後,盡捐雜務,一志於畫,懸例授徒,桃李盈門。伸紙揮毫,日夕不懈,豪情猶昔,曾未稍減,故其所作天機活潑,益臻化境,不假修飾,便自傳神。蓋逸鴻之畫,從規矩準繩入手,經多年澄思竭慮而來,是以其工力足可抗衡前賢,其妙能超乎跡象之外也。逸鴻於書法,兼工各體。間作小詩,格律亦高,能者皆能,洵非虛語。

今逸鴻將擇其精作六十餘幅,自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五日假台北中山堂舉行個展,逸鴻筆墨,眾所週知,無煩介紹,但此次獨多別開生面之作,為以往所未經見者,愛好諸君,蓋往欣賞,則余之所言,亦益足徵信而可免標榜之嫌矣。

【1956-06-22/聯合報/06版/聯合副刊╱藝文天地】

附件下載

本資料庫為公益性質,內容若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絡。使用者運用本站之資料亦應當遵守著作權之相關規定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