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6-06-27 藝文春秋 與高逸鴻齊名的傅狷夫

【鏘鏘】
杭人傅狷夫,也是台灣書畫界中的傑出人物。他與高逸鴻齊名,又和高逸鴻是同鄉,所以,他們兩人時相過從,情逾手足。『一寶易求,知己難得』,無論替傅狷夫或春高逸鴻想想,都是足以自喜自慰的。

如果以貌取人的話,則傅狷夫不像是一個畫家。磁牙中夾著一粒金光閃爍的金牙,先使人有俗不可耐之感。談吐也不見得如何的雅,兒呀兒底濃重的杭州口音,和穌州女人談話,硬到有天壤之別。但,『敗絮』其外,『金玉』其中,他的一枝筆,非一般人所可企及。我的所謂的一枝筆,不是僅僅的指其畫上有加入一等的造詣,字和文,也都有他可以使人佩服的地方。

傅狷夫今年已有四十七歲了。他對於繪畫,似有其天性上的愛好。他在齠齡時,即嗜痂有癖。不論人物與山水,花鳥和魚虫,甚至於狗牛雞鴨,一有空,就任意的塗抹。尤其歡喜畫的是平劇中人,諸如孔明,關公,張飛,曹操之像,寓所四壁,隨處可見。他的父母以為這是屬於天性,故亦不之禁,聽其目由發展。也就是這樣的緣故,在他十五歲的時候,他就從同郡名畫畫家王潛樓先生遊,專心一志的在畫筆上努力了。寒暑無間者凡七年,由於天資的聰明與天性的愛好以及孜孜不倦的跟王潛樓的『依樣畫葫盧』,乃『頓開茅塞』,日有進步。

傅狷夫說:『我今日能夠在畫筆上稍有成就,該歸功於潛師給我所打的根底』。『君子不忘其舊』傅狷夫的可愛就是可愛在這種地方。

王潛樓死了以後,他便自行探討。一度,銳意法古,以求鞏固基礎。於是石濤之縱橫奔放,石溪之沉著謹嚴,龔半子的蘊藉,他都聚精會神的,使之有所神悟。高逸源謂傅狷夫的畫好,好在筆觸高古,有其獨特的風格。蓋亦『紀實』,非挾私阿諛也。

後來倭奴侵華,抗戰軍興,清靜美麗的西子亦為炮火所優,他乃避兵入蜀,『追蹤』政府到重慶去。道途艱辛不遑甯處,據他告訴我說:因為此行步行時居多,他的兩條飛毛腿,曾經紅腫得像湖南名產的辣肉。叫一個畫家披星戴月的僕僕風塵,要不是一面青天白日旗的足以鼓舞人心,的確是會氣餒下來的。(上)

【1956-06-27/聯合報/06版/聯合副刊/藝文天地】

附件下載

本資料庫為公益性質,內容若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絡。使用者運用本站之資料亦應當遵守著作權之相關規定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