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6-06-28 藝文春秋 與高逸鴻齊名的傅狷夫

【鏘鏘】
據說凡是一個有名的畫家,必須行萬里路。因為範山模水,奇峰怪石,沒有遍天下的足跡,難以言其閱歷。張大予的山水能夠冠乎,就是他的路比別人跑得多。傅狷夫的畫也能不同凡俗,其故亦在於所見甚廣。他雖不及像張大千的周遊歐美,鍍金而復鍍銀,但轉輾各地,幾已踏遍全中國的土地。由於這樣的綠故,他的作風乃得以丕變;不僅盡脫窠臼,自闢蹊徑,且得自然之奧,顯出有其獨特的風格。高逸鴻謂杭州西冷畫社社員多至百餘人,論書畫並擅,因以為時所重者,只有老傅這個『件頭』耳。高逸鴻亦西冷社社員,他肯如此的捧傅狷夫,足見傅狷夫目有傅一手,他的成名決不是僥倖所致的。

他在京、滬、杭、蜀、鄂、台,各地都曾舉行過他的箇展。所參加過的集體展,則有南京中國美術會春秋兩季之畫展。全國美展,反共美展,自由中國美展,台灣省展,菲律賓國際博覽會,現代中國美展等,不下數十次。因為他是忠於藝術的一位民族畫家,所以歷任歷屆善術節慶祝籌備委員,以及民族藝術教美展評審委員。如果『藝術無國界』之說是一種騙人的謬說,則傅狷夫的始終追隨政府,該被譽為標準的忠貞的民族畫家。蓋政府抗戰時,他追政府到重慶去,這次政府反俄,他又掮著著一枝筆,拋棄杭州所有的一切到台灣來。撇開畫不談只談他的這份愛國的精神,也足夠使人鼓掌了。或謂一度到過香港的唐雲,亦杭人之光。由於唐雲之

畫,曾經與高逸鴻以及傅狷夫在杭州稱為三鼎甲。實則唐雲在畫筆上的造詣雖能夠和高傅並稱,論骨頭,畢竟是難以和他們兩人相比了。畫與節氣頗有關連,齊白石之流的不齒於人口,就是會給人牽著鼻子走。

『我的朋友』徐公荷兄,也是一個對國畫研究有素的畫家。他頗賞識傅狷夫的畫,他說『傅狷夫寫煙雲霧靄,確有獨到之處。我曾看過他一幅「秋山圖」,著墨不多,而景色可愛。幾枝湖上垂柳,更有宋人筆法』。公荷是女畫家周鍊霞的丈夫,太太是畫家,自己也是畫家,一個畫家也批判畫家的畫,自然比較的中肯。另一朋友W君的家裡,也懸有傅狷夫所作的一幅黃果樹瀑布,神完氣足,讚者莫不認為是作者的精品。黃果樹瀑布在鎮甯邊境與關嶺接壤處,瀑高二一.五英尺。蓋傅狷夫曾身歷其境也。(中)

【1956-06-28/聯合報/06版/聯合副刊/藝文天地】

附件下載

本資料庫為公益性質,內容若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絡。使用者運用本站之資料亦應當遵守著作權之相關規定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