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8-07-13 傅狷夫畫展觀後

【陶壽伯】
杭人傅狷夫,從事丹青三十餘年,幼年從四王入手,其後臨古代名畫,抗戰軍興,轉輾後方,走遍我國名山大川,嗣後所作畫,只有古人筆墨,全是自己構圖,其享名海內外者久矣。

君名抱青,別署雪華村人,或謂其書頗似其先代賢者傅青主筆法,吾謂其為人狷介一似其名,亦可謂近青主者,與之交,久而彌堅。

君雖力攻山水,然偶寫梅竹,輒清逸過人,書則篆隸正行草均嗜,其作畫所用印章,亦為在台書畫家講究者之一。本月十一日以其兩年來傑作六十幀展於中山堂,我適自阿里山歸來,因第一日即往讀之,深覺其用筆著墨較三年前又有轉變,玆記管見如左,以供讀者互證。

「山居圖」,寫松竹雜樹遠山書屋,淡淡著墨,自有佳趣,意在石濤瞿山間,「山齋曉色」,用筆老辣,小樹忽似鹿臺,「雲海」寫白雲碧穹,駐讀久久,似在阿里山中。「松嶺高樓」此幀,純用墨筆,遠山蒼茫,石濤石谿之神韻,宜作「非賣品」也。「雨山」亦是淡墨寫成,完全傅氏面月,「瀟山雨後」及「春山雨齊」專寫竹林雨景,真是一派煙雨可愛之極。

「紅樹青山」豔麗已極,雖著色輕輕,足抵一幅紅牡丹。「杉林雨霽」,是近石遠山,中間杉林,如見其雨後青翠,非親眼見到,是寫不出如此景像。「驚濤裂岸」,雖為尺幅,卻是用千斤之力寫出。

「湖上春光」,遠看擬寫逝省嘉善煙雨樓,近視之,見有遠山,乃知作者是寫他家鄉,「空山急雨」,此幅著筆,曾見石谿冊頁有是筆法。「山色空朦雨亦奇」,遠境奇極,「歸漁」一幀,隨意著墨,的是佳構,借用石濤舊句更妙。

「晨」是用石濤石谿八大瞿山四家筆法.空靈處不能著一筆。「春江白鷺」,雙帆並行,作者說是夢中家鄉,的是妙境,遠山春雪未消,小草歇屋全是苦瓜手筆,我甚愛之。「子規聲?雨如煙」是寫一派農村景色,我亦來自田間,讀之若幼年情景,「輕舟淡月」用淡墨寫雲寫霧,寫水,月白風清,水光如鏡,是作者回憶嘉陵江上初曉之作。「小留」雖為小品,設色若山樵,筆意似石谿,精品也。「蜀山流泉」,簡單而又潑墨,真神品也,君宜作傳家寶。

「嘉陵小景」寫青山白帆,我甚愛此圖,乃早有知音。巨幅寫「千年古木傲風霜」,是為神木傳神,蒼茫古穆,非巨匠勿能為「翠色平疇」、也是寫鄉村景色,佈局設色,別饒與趣,其用筆似在石濤石谿之間,所寫歸農後隨一小犬,妙絕,但恐讀者不能盡其意境耳。

【1958-07-13/聯合報/06版/】

附件下載

本資料庫為公益性質,內容若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絡。使用者運用本站之資料亦應當遵守著作權之相關規定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