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8-11-22 名作欣賞 壽伯畫展紀言

【本報訊】
在我作客台北未久,從溥心畬先生的座上,認識陶壽伯兄,隨後即來見訪,因此訂交,至今將近十年。我們在道義上,成為了切磋敬愛的好友。

壽伯早歲家貧失學,他以成童之年,便自孤軍奮鬥,而成就他的藝學。那樣艱辛困頓的境遇,不甚容易剋服的,而他竟以此奠定了作人處世,和讀望學藝種種優良的根基。他的為人,誠實厚重,卻是出於天賦的本性。平時對人和靄謙退,很少見他發怒,而一遇到違背正義的人或事物時,他必正色力爭,大聲訶斥。甚或忿氣填膺。他忠於家庭,忠於朋友,忠於藝術,而尤其忠於國家和傳統的中國文化。

他是趙叔孺太守的入室弟子,於金石篆刻,傳其刀法,尤工畫梅,最特色的是有一種創造的天才,他在作畫時,縱橫揮斥,頃刻數十幅,都是自出機杼,不墨守古人成法,亦不摹寫姿態,只是任意寫去,自得機趣,無一雷同。他致力此道,達三十餘年,對梅花的枝幹花蕊,以及偃仰向背,風睛兩雪中的各種姿神,都於靜中體察,十得八九。一幅之中如像用墨傳色,經營位置,獨具匠心,而於一花一蒂之微,也要研究生成自然之理,不肯輕於點染。這一點是壽伯獨得之處,從來許多大家,都沒有像這樣細心體會過的。

高逸鴻傅狷夫兩兄,於花鳥山水各有所擅,也工於畫梅,時有精到之作。他們都相約以寫梅讓給壽伯,不與爭衡。昔清初惲南田善畫山水,後來看到王石谷所作,遂改畫花卉以避之,藝事的造詣各人各得於心,努方的方面也各有不同,但才高的人,絕不肯走他人的蹊徑,這樣虛心善讓的美德,不圖再見於今日,真值得傳為藝林佳話,而壽伯技藝的優越也可以此見之。

壽伯近日從海外歸來,孤游萬里,閱歷益增,不僅於畫梅,有了更精湛的進境,即於素日不肯多寫的山水,也愈進而愈工。這次展出的畫幅,共計百幅,除掉壽伯個人創作外,還有許多當世藝人,與其合作而成,增價雞林,不難預卜,就無待多所稱述了。

【1958-11-22/聯合報/06版/新藝】

附件下載

本資料庫為公益性質,內容若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絡。使用者運用本站之資料亦應當遵守著作權之相關規定。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