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搜尋結果

致張伸熙書札

款識

伸熙仁棣,上月廿九日手書誦悉,近作照片數幀,不無新意,可喜,關於所循各節,茲復如左,所謂寫生與寫意,余以為應予竝重,不可偏廢,期間相輔相成之效,存在於不知不覺中,所謂素描(臨稿亦同)速寫或攝影存真,心領神會,均屬手段,若無基礎功夫,欲表達某一景觀,即有觀察自然心領神會而不忘之記憶,恐亦無從下手,因其欠缺表達之能力也,此一表達之能力,全在平時基礎上下功夫,另一方面,最初入門,卻有桎梏性,如何解放出來,則全在各人之智慧而不同,董其昌所謂,透網鱗是也,自古以還,代有大家,唐之真跡,已不可得,宋元以降,各有師承,成就亦各不同,能各自成家,即為透網鱗,解去桎梏,即能隨心所欲,此實不能(亦無從)指授(若一經指授,已受桎梏),必須自我尋求,范寬曾言,如其師人,不若師造化,但據史載,其初實師李成、荊浩,邇後卜居終南太華,偏觀其勝,落筆雄偉老硬,真得山骨,而與關李(關仝、李成)並馳方駕(見俞劍華著中國繪畫史)如是云云,實亦先有師而後變者,非僅師造化而已也,脩禪者之悟,皆從苦修中得來,如何能悟,而此一悟是否漸悟或頓悟,又非容自我主張,胥賴慧根如何而定,言至此不禁又茫然矣,以上隨想隨寫,了無次序,弟閱之必覺頭緒紛紜,無所依歸,但余必有所交代,以不使弟失望,願做結論如次,弟從商而不廢藝事,且不亞於專業同學,實屬可喜,亦足以自慰,弟現已具有自我風格,循此途徑,追求變化,已非難事,將以往之規矩準繩,漸漸使其奔放流暢,避免入於粗獷率易,雖亂頭粗服,仍不失法度存乎其中,同時不認定用某類紙、某種筆、某種色,如是屢屢嘗試,自能產生另一種與前不同之風貌,至於寫生仍不可偏廢,須知古之名家莫不先從此中討生活也,不審弟以為何如,余再敘,即頌儷茀,狷啟,八二、五、十五匆匆,內子附候。

鈐印

覺翁言事。

本資料庫為公益性質,內容若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絡。使用者運用本站之資料亦應當遵守著作權之相關規定。

×